当前位置:zpchina.com历史塔利班统治时期的公众生活:女子不得独自出门
塔利班统治时期的公众生活:女子不得独自出门
2022-11-24

有时甚至可以看到一个在希拉德的塔利班战士偷偷抽纸烟,或是一个在坎大哈的出租车司机用一台破旧的录音机听一两首伊朗的流行音乐。妇女仍然必须把自己从头到脚裹在“burga(一种只留下一块网沙供观察与呼吸的巨大布衫)”中,但在阿富汗的许多城市里,妇女已经无视塔利班有关妇女不得在没有一个男性亲属陪伴下离开家的规定。人们经常可以在集市上发现没有监护人陪伴的阿富汗妇女。来自伊朗的高跟鞋被列入违禁品之列,但在鞋店中就可以公开买到。按照开理发店的贾里尔·艾哈迈德的说法:“我们知道有很多事不应该做,但我们还是做了。”

但惩罚的威胁依然存在。所有的阿富汗人都生活在这样一种恐惧下:来自“道德促进与恶行防范部”的狂热警察会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指控他们违反了伊斯兰律例。这些警察一般驾驶着车窗紧闭的Toyota四驱车在城中巡逻,除拘捕违规的市民外,他们还负责督促店铺的老板定时关门、及时参加每天的祈祷。

这些警察部门以及他们所执行的伊斯兰律例都是塔利班最高领导人穆拉。穆罕默德。奥马尔创造的产物。这位部分失明的领导人从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他的所有指令都发自位于坎大哈阿格里广场的总部。大多数阿富汗人对奥马尔究竟长什么样毫无概念,因为奥马尔颁布的条例之一就是禁止为人拍照。

公众对塔利班条例的漠视不仅反映出阿富汗平民对这一苛政的失望,也暗示了在塔利班领导内部的分裂。塔利班领导内部的温和派主张应实施新的政策以说服联合国安理会逐步取消严厉的制裁、给穷困潦倒的阿富汗人民一个经济复兴的机会,强硬派则坚持反对放松任何基于《古兰经》制定的禁令。塔利班的内部不和已经演变成多起冲突。2000年4月,塔利班怀疑内部有人协助被拘押在坎大哈的反塔利班人士伊斯梅尔。汗秘密潜逃,于是逮捕了包括空军司令曼苏里在内的10多名官员。与此同时,楠格哈尔省的一些普什图部族投靠北部联盟,与塔利班展开混战。除此以外,自2000年起,巴基斯坦驻阿富汗的使领馆多次遭到炸弹袭击,塔利班指责是北部联盟的行为,但据一些内部人士透露,其中不排除有其他普什图势力借此发挥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