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zpchina.com生活暗示离婚的句子,怎么说离婚就要离婚(下)
暗示离婚的句子,怎么说离婚就要离婚(下)
2022-11-24

很多夫妻走到最后,都会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原来不是这样的!”都觉得对方变了,其实有时候,不是因为对方变了,是因为一个人变了,一个人还停留在原地。

杜丽娟的内心每天都在挣扎,她烦透了这种日子,虚伪的面对父母孩子和王世铎。

她每天都要想无数次,离婚算了,总要过几天属于自己的日子。

高考前夕,杜丽娟提前几天跟王世铎说,希望他能和她一起送孩子,给孩子加油打气。

王世铎答应了的,但是高考还没结束,他接到一个电话就走了,说晚上请杜丽娟和孩子下馆子。

然而,杜丽娟和孩子等到七点半打他电话他都没有接。

半夜他回来,对着杜丽娟的后背唠唠叨叨的说:“跟老朱钓了一天的鱼,肩膀疼死了。”

老朱是他的领导。

他压根就忘了孩子刚高考完,他们还等他吃饭。

杜丽娟想到儿子眼镜后面那双期盼的眼睛,她翻身坐起来,王世铎顿了一下说:“你没睡啊?”

杜丽娟冷眼看他“王世铎,你不是说,晚上带孩子出去吃饭吗?他今天高考完了,你看看别人的父母都是开开心心的等孩子出来,你没在就算了,不回来吃饭,连个电话都没有。”

王世铎把衣服挂在衣架上说:“哎,哎,我给忘了,你看我这记性,改天补上啊,哎哟,累死了!”

杜丽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沟通, 她拉好被子,眼皮抖动,她想:儿子,争点气,考出去吧!考出去了,妈就解放了。

儿子报志愿的时候,问他意见,他夹着公文包,嘴里叼着烟,在门口一边换鞋一边说:“我儿子都要考大学了啊?你自己看着填吧,我得出去一趟,不是还有妈妈吗,你问她吧!”

他已经习惯了一切都是杜丽娟做主的生活,而他,只需要负责在外边自由的风光无限就可以了。

她和儿子一起估分,填报了外省一所不错的学校,儿子很争气,一批正录,收到通知书的时候,杜丽娟狠狠的流了一回眼泪。

她开始清点家里的财物,除了现在住的房子,王世铎单位分了一套,不贵,是全款买的,目前对外出租。

两口子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两个人的工资杜丽娟存下来一部分,买了基金,还有一家三口的商业保险,儿子的教育基金险,婚嫁险等等。

她一一清点,分成了两份,目前住的房子她留下,把属于她的现金部分给了王世铎,他那房子没现住的房子贵,她有单位的通勤车,家里的车子也给了他。

杜丽娟冷静的做完这一切,就等着儿子开学走,儿子走了,她心无旁骛,就真的解放了。

杜丽娟看着坐在对面的王世铎,这个男人,岁月对他是善待的,四十多岁了,皮肤紧致,发际线还在,身材欣长,没有发福的痕迹,即便他穿着家居服,透出的也是成熟的慵懒气息,不油腻,不邋遢。

如果不是跟他同床共枕十九年,她还是会被这样的男人吸引吧!

反观自己,虽然也很努力的维持身材,但剖腹产刀口切断的肚皮还是松垮,褶皱,每天卖力护肤,鱼尾纹还是爬满了眼角,双鬓新长出的细碎头发都是白色的。

她和王世铎结婚十九年了,这十九年里,有十五年,王世铎在生活里都是缺席的,除了上缴一部分工资以外,他始终游离在外,过着自己的生活。

他不操心,也不再爱,至少杜丽娟丝毫感受不到。

王世铎就像是个巨婴一样,你说是杜丽娟宠的吗?好像也不全是,杜丽娟在王世铎日渐忙碌和冷漠中越来越独立的时候,王世铎似乎再没有改变过。

或许他习惯了安逸的生活,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回家就有热饭,喝多了有人照顾,孩子自己会长大,老人生病有人管,衣服随便扔那儿,都会变干净挂进衣柜,马桶永远都是干净的,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他享受的理所当然,忽视了这些都是需要人去维持,去付出的。

跟杜丽娟一个科室的好朋友冯欣说:“看你一副贤妻良母样儿,你家王世铎这样,都是你的错,你自己调教不好,说白了,就是你惯的,一个家不是一个人的家,你一个人都能招呼好一切,他可不是没存在感嘛,回过头,你还觉得委屈了。”

是啊,一个家,不是一个人的家,他王世铎也不是小孩子,不是非得要自己上赶着,他才知道他是家里的一份子,他也要付出的,关键是他也觉得他奉献了全部,为家,为她和孩子。

杜丽娟不是不知道,可她也有她的道理,她一直都想好好经营婚姻,她想做一个好女人,刚开始是心疼王世铎,想着把家,把他照顾好就是爱,渐渐的成了习惯。

习惯的还有王世铎,他已经习惯了杜丽娟的照顾,即使后来有了孩子,杜丽娟越来越忙的时候,他也从不搭手,觉得还和以前一样,杜丽娟可以搞定一切。

结婚十几年,他的心态还停留在单身的快感里,享受一个人的自由,完全忘记了两个人才是家,多一个孩子是锦上添花。

都说好的婚姻是双向奔赴,两个人共同成长,共同分担生活里的喜怒哀乐,柴米油盐,但她和王世铎呢?

两个人一起跑向对方,王世铎却拐了个弯,然后迷失在弯道里。

两个人在不知不觉中,错失了!

女人的心就像一扇门,生活中的点滴琐碎小事就像是一块块的砖头,慢慢的把门砌死。

杜丽娟无数次的提醒王世铎尿尿掀起马桶圈,他还是我行我素,不考虑她的感受,杜丽娟烦透了。

在她又一次坐了一屁股的尿时,杜丽娟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她告诉自己,这日子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就在昨天,儿子去跟同学们告别还没有回来,王世铎难得回家早,悠哉悠哉的躺在沙发上刷视频,杜丽娟给儿子买了面包和零食,打算让儿子带在路上吃。

她进门去洗了一下手,推开卫生间的门,脱了裤子,想都没想就坐在了马桶上,大腿上冰冰凉,黏腻腻的感觉让杜丽娟瞬间汗毛直竖。

这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杜丽娟清洗了一下屁股,出门看了一眼沙发上悠然自得的王世铎,走进卧室,把身份证,户口本和结婚证装进了包包里,这样似乎马上就可以和王世铎划清关系了。

她手捂着包包,坐在床上发呆。

脑子里一个声音在叫嚣着,这日子一天也过不下去了,离婚,一定要马上离婚!

此刻,杜丽娟一脸淡然,王世铎一脸愤怒。

杜丽娟端起酒杯说:“咱俩喝一杯吧,你整天陪人喝酒,喝了十几年了,今天你也陪我一回。”

王世铎梗着脖子,怒视着她,端起酒杯,一口干了,重重地把杯子掷在桌子上,酒杯一个趔趄,还是站住了。

杜丽娟也端起来,一下子倒进嘴巴里,那苦涩的液体就像一把刀子一样划过她的喉咙,溜进她的四肢百骸,她强压苦涩说:“王世铎,你觉得我们这些年过的还像夫妻吗?”

王世铎说:“怎么不像了?一个锅里耍稀稠,一个床上睡觉,不是夫妻,是什么?”

杜丽娟说:“不是睡在一起就是夫妻,家里的事,这些年你参与过吗?你还关心我吗?你说说,今天我们一起去送儿子,我穿的啥颜色的衣服?”

王世铎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杜丽娟:“你没事吧,你以前不这样的,这把年纪了,咋还矫情起来了,谁家夫妻不这样?”

杜丽娟觉得心底残存的什么东西,一点点碎成了渣渣,甚至连渣渣都扑捉不到了。

她又喝了一杯,似乎没那么难喝,她依然很平静,她说:“我们离婚吧!在我心里你十年前就不是我丈夫了,我只是和一个人共同住在房子里而已。”

王世铎一脸戏谑的笑:“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啊?我们不是一直挺好的,架都没吵过,你也不年轻了,这一惊一乍的,不能你说啥就是啥啊。”

是啊,架都没吵过,怎么就过不下去了呢?

杜丽娟说:“我一直安慰我自己,孩子大了,你成熟了就好了,但我发现孩子都大了,你还是以前的你,王世铎,我是不年轻了,所以我想过几天自己的日子,想随自己的心活一活。”

王世铎笑了,他以为杜丽娟在开玩笑,他说:“你过啊,你想咋过咋过,干嘛非得离婚,我也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也不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你至于吗?”

杜丽娟厌倦了,她说:“至于,既然都不爱了,还在一起干什么,都累!”

王世铎笑的更肆无忌惮了,他憋的辛苦,用手搓了搓他的脸说:“一把年纪了,说什么爱不爱,再说了,我还不够爱你吗?”

杜丽娟觉得完全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原来是她自己一个人沉浸在感情的世界里,卧薪尝胆十几年,在王世铎的眼睛里,居然是个笑话。

她起身,把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拿出来,放在了王世铎的面前说:“你看看吧,如果没有异议就签了吧,我们尽快办手续,你也尽快搬出去吧!”

王世铎手里拿着那薄薄的几页纸,看着杜丽娟的背影说:“什么玩意我就搬出去,这是我的家,我要搬哪去啊?”

杜丽娟把柜子上的行李箱拿下来,他想把王世铎的衣服打进去,等她把柜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放在床上的时候,她才惊觉,这么些年,她一次次给王世铎买了那么多的衣服。

想想过往,她苦笑,自己看上一件衣服,要犹豫很久,贵的还舍不得买。

买给王世铎,一件大衣几千块,眼睛都不眨的,她心里一直觉得,穿的体面是一个男人的尊严。

她慢慢的把自己遗忘了,遗忘在岁月的流转里,现在这样都是自己活该啊!

既然这样,继续一直过下去就好了啊,到底什么打破了平衡呢?

是心底的一丝不甘吧!

分明有什么掺杂在了生活里,让人无法忍受啊,是那每天都提醒无数次,却还是坐湿的屁股,这一想法瞬间冲进了杜丽娟的天灵盖,就是这个,想想都足以让人火冒三丈。

小事儿吗?为什么说了八百遍都不愿意弯腰动一下手呢?

回回说,回回都不改,她不怪他,就是觉得没劲了。

她和王世铎最终还是离了,她铁了心,王世铎则是赌气,他还是长不大!

两个人没有财产纠纷,儿子已满十八岁,王世铎一脸傲娇的说:“双方自愿离婚,感情破裂!”

当两个人的合照变成单人照,钢印咔一声盖上去的时候,王世铎本能的看了一眼杜丽娟,那一声,像是盖在他的心上,沉甸甸的疼。

在民政局的门外,王世铎夹着公文包,似乎瞬间沧桑了许多,他欲言又止的说:“孩子妈!”

杜丽娟回过头站定,她说:“王世铎,马桶要天天刷,不然会有味道!”

九月的太阳酷热毒辣,王世铎愕然的看着杜丽娟的背影,他站在阳光下,像一根断裂的枯树一样,凄凉悲怆!

王世铎哆嗦着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迎面走来一对年轻人,女孩怀抱一束火红的玫瑰,那浓烈的红刺伤了他的眼睛。

王世铎扬起脸,冲着天空吐了一个烟圈,该死的太阳光,刺得他眼泪直流!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您的点赞,关注,评论,对我来说都是莫大安慰!

愿读故事的您,天黑有灯,下雨有伞!